好中医首页 | 中医保健 | 中医养生 | 中医疗法 | 中医方剂 | 中医临床 | 中医药材 | 中医人群 | 中医书籍 | 中医图谱 | 中医诊断 | 中医疾病 | 中医医院

何祚庥:中医就是治不了癌症!

  我就问一个问题,我们因为非典牺牲了200多位医生和护士,在这群人中,有多少是中医?如果一个也不牺牲,就算重大贡献,我不相信!


6月24日何祚庥在家中接受采访时,向记者展示支持自己论点的杂志文章

◎文/本报记者 邓艳玲 ◎摄影/本报记者 吕家佐

“抓住陈晓旭一说,大家都登了,我的观点就出来了,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谁理你!”尽管上遭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怒斥 “这些借人们喜爱的影视演员攻击中医药的言论,很不严肃、很不道德、很不科学!”,下遇普通网民拍砖“信口雌黄,无聊至极”,何祚庥(BLOG)反而认为自己借陈晓旭一事来说中医,是“非常讲策略的”,也达到了让人们注意中医存在严重问题的目的。

5月底,当多数国人还在为“林妹妹”陈晓旭的红颜薄命扼腕叹息时,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传出:是中医害死了陈晓旭。发出这个声音的正是科学院院士、著名反伪斗士何祚庥。他声称自己就是根据报纸上对陈晓旭去世的报道,得出这个结论的。

“他这不是瞎胡闹吗?”在网上,他被强烈地质疑和谩骂着。6月14日,卫生部副部长王国强在接受采访时,对他进行了严苛的评价。第二天,他马上在网上发文予以反驳。

一直以来,何祚庥就以反对伪科学和学术腐败为公众熟知,而他也因为在多个领域放言引来无数争议,此次他借陈晓旭得乳腺癌致死来抨击中医甚至引来了官方人士的批评,这个顽固的80岁老人难道真的觉得自己一点错都没有?

中医就该为陈晓旭的死负责

新闻报道让我下结论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为“青周”):您是在什么情形下说“陈晓旭是中医害死的”?

何祚庥:我参加全国科技活动周,在南宁给学生们做关于反对伪科学和学术腐败的讲座,有学生问到有关中医的问题,我就说了。当时这事非常热,我在飞机上看的几乎每份报纸上都有对她去世情况、治病情况的详细报道。

青周:您只是看报纸也没经过严密的调查研究,就下这么一个肯定的判断?

何祚庥:没必要,根据各大报纸的报道,提供的细节,足以让我下一个基本判断。

青周:不少人看完报道也认为,是陈本人因为讳疾忌医而不愿意看病导致的结果呢!怎么单单指中医害死她呢?

何祚庥:如果她是不愿意就医,因为自己的信仰而死,我没话可说。但事实上她是选择了看中医,吃中药。报道中并没有说她看的中医提醒她去做详细准确的诊断,如果中医说过这话,那就是陈自己负责任了。

像季羡林遇到的好中医太少

青周:这也许只是陈看的那个中医有问题,怎么能因此而指责整个行业呢?

何祚庥:中医就没有癌症的概念!更谈不上有能力去治疗癌症。季羡林在《病榻杂记》说自己治病的遭遇,他遇到的中医算是一个好医生,不能确诊,就让季另请高明,但这只是极少数。季得的还不是什么大病。但很多中医是敢宣称,专治西医看不了的疑难杂症的。

青周:凭什么西医都治不了的疑难杂症,中医也一定就治不了呢?

何祚庥:那你中医先把西医能够治愈的大病先治好再说嘛。你还可以去翻翻巴金的《家》、《春》、《秋》,林语堂的《京华烟云》,去看看鲁迅的书,太多的文学作品中都有中医怎么耽误病人的。

我自己就出生在上海一个封建大家庭,家里看病一定是找上海当时著名的老中医夏应堂。他在我们那个大家庭也是治死了不少人的。我父亲就是一个,26岁去世,得了伤寒。(起身拿来一本书《走出寄啸山庄》),这本书是我一个堂兄所作,讲的就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事情,在这本书里面,他就好几处提到了夏应堂,夏应堂把他一个姐姐,得天花没有看出来,几乎治送命,把一个姑姑治成了傻子。

一般的伤风、感冒、泻肚子、拉稀中医倒是可以治,但这些小病,很多时候不治也是可以愈的。在旧社会,如果大病中医治不了,就说:治病不能治命,得了大病命中就该死的。

青周:西医也照样成批治死人,为什么不去说西医的弊端呢?这能说明中医就比西医差吗?

何祚庥:那不一样。西医也会死人,但西医会告诉你,为什么治不好。中医治不好,就告诉你命中该死。

夏应堂的儿子也是个名中医,他后来就用上温度计了,他也认为温度计比用手摸要准确多了。一代人文大师陈寅恪,他家可是中医世家,他都说中医是要不得的。

中医反对现代化

农民也认有疗效的西医

青周:中医在普通民众心目中地位还是很高的,这种高地位来自它疗效形成的口碑吧?

何祚庥:那你就错了,我首先问你,有了大病的时候,你是先看西医还是中医?现在就是在农村,观念也扭转过来了。(何祚庥的爱人庆承瑞插话:我们上个世纪50-60年代下乡的时候,农民朋友最认的就是青霉素针,如果发烧得厉害了,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医生给打一针青霉素。) 1965年的时候,我在农村搞四清,有一位社员,得了胃溃疡,快要穿孔了,当时我立即做决定把这位社员紧急送到医院,做手术,治好了。社员们说,要靠中医,他就完了。

中医院靠西医维持

青周:现在中医院这么多,不照样在行使治病救人的职责?

何祚庥:(庆承瑞:最近三个学生铊中毒,第一确诊的就是在中医院。这难道是中医能诊断出来的?分明是西医吧!现在的中医院,你去看看,那里的设备和普通的医院完全一样。)现在你去中医院诊疗,来了以后先做的检查,是西医的套路啊。开的中药里面掺了西药。现在很多所谓的中药里面真正起疗效的是西药成分,打中药的旗号,卖的却是西药。但是这些都不让说。

传统中医院活不下去

青周:即便是现在中医不能治大病,不代表它不会继续发展,今后不能治大病啊,为什么不用发展的眼光来看中医?

何祚庥:(庆承瑞:中医已经存在两千年了,要发展,也早就应该发展成熟了,而且,现在的中医泰斗也发话了,中医不能变,变了就不是中医了。)他们认为中医的现代化是个错误的口号,认为中医现代化就等于消灭中医,这种认识在中医界是占主导地位的。(庆:最近在广州开了一个“挺中医”的大型研讨会,所谓“挺中医”认为现在中医院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现在用西医的办法来改造中医也绝对是错误的。)

他们认为就应该恢复中医的望闻问切,他们主张要办完全标准的传统的中医院。 这个我赞成,你办吧,所有的现代化装备都不要,连温度计也不要。你就和普通的医院比一下,看到底谁最终能活下去。

我只否定中医的90%

讲10%精华还是给中医面子

青周:说来说去,您其实就是要借陈晓旭的死来全盘否定中医口罗?

何祚庥:我只否认90%,我说中医90%是糟粕,10%是精华。是他们说我全盘否认,是他们故意歪曲我的理念。他们说不出反对我的理由,就扣帽子。

青周:您怎么得出这两个数据?

何祚庥:历史上天花、伤寒、疟疾、鼠疫、肺结核……都是西医治愈的,而且把病原病理都弄得很清楚。这些大病,中医如果能治一个就是10%。好多人说我给出这个比例是给中医面子呢。

青周:您搞自然科学,最讲究数据精确了,这样笼统地说90%和10%好像并不符合科学家的一贯做法?

何祚庥:我讲过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是伪科学。阴阳五行理论只是中医的一部分,但很遗憾,它是中医的指导思想,所以我说它90%是糟粕。

中西医没法结合

青周:那10%的精华又指的是什么呢?

何祚庥:(庆:无非就是指几千年的民间的医学积累了一些有用的经验,也许这可以算作精华)我小时候曾经手脱臼,中医的手法弄好了。后来好多人告诉我,这在西医是入门的急救知识。

青周:可见中医有些东西和西医是相通的,那为什么要把它们弄得那么泾渭分明,水火不容呢?中西结合一起发展不好吗?

网站地图 | 广告合作 | 公司简介 | 免责声明 | 内容投稿 | 联系我们 >
声明:好中医网所有图/文均来自于网络收集,仅供病友参考,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
Copyright © 2008-2013 南京锦医堂中医药科技研究所有限公司(www.zghzyw.com) 苏ICP备16026124号-3
zghzyw.com) 苏ICP备1602612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