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中医首页 | 中医保健 | 中医养生 | 中医疗法 | 中医方剂 | 中医临床 | 中医药材 | 中医人群 | 中医书籍 | 中医图谱 | 中医诊断 | 中医疾病 | 中医医院

和现代科学结合的中医 B06-健康-新闻晨报

  主持人:崔颖《新闻晨报》健康周刊主笔

    我想,健康应该是简单而透明的。

    如同赤足走在卵石上,仰望天空,与身边的TA一起说着“真美啊”诸如此类的话。

    如同斜身靠在窗边,享受阳光,将平日散乱的思绪整理收藏成陈年的私酿。

    然后,在这个周日的早晨,留出片刻闲暇,晒出与你、与健康有关的画面……

编者按:

    关于生活,关于健康,你是否也有话要说?加入进来,与专家、与媒体一起品尝健康的惬意滋味。本栏目每期推出一个健康话题,你可以直接写下600字以内的观点,发邮件告诉我们。

    一家英国的医学专业出版社向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市中医医院免疫病研究室主任沈丕安发来邀约,请他撰写一本关于中医治疗免疫系统疾病的书籍,这本名为《自主免疫病的中医治疗》的英文著作最终于2012年1月在英国出版。

    沈丕安从事免疫性疾病治疗已有数十年的时间,在研究红斑狼疮、类风湿关节炎等中医治疗方面都有独到见解和卓越疗效。沈丕安欣赏中医现代化的道路,他说:我做了一辈子临床,看到中西医各自的欠缺,知道应该怎样扬长避短,如何寻找中医理论与现代医学的结合点。

辨证论治还是辨病论治

    英国出版社向沈丕安邀约写关于免疫系统疾病中医治疗的书籍并非偶然。

    一日,沈丕安接诊了一位病人。病人说是特地从荷兰赶来的,是自己的医生向他介绍说,上海有中医专门治疗红斑狼疮、类风湿关节炎等多种免疫性疾病或与免疫有关的疾病,疗效很显著,建议他到上海试着找找看。从这件事上,沈丕安了解到,国外的医生在关注他所在进行的免疫性疾病的中医治疗,这些国外同行在用西医治疗发现一些局限后开始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

    沈丕安介绍说,现在西医治疗免疫性疾病,普遍会有两大不良反应是,一是激素反应引发高血压、高血糖、股骨头坏死、感染等问题;二是在使用免疫抑制剂后身体不断受到感染,可能诱发肿瘤。沈丕安形象地比喻道,西医治疗是用免疫抑制剂想把抗体降下来,可是人身体内有很多抗体,有“坏人”也有“好人”,使用免疫抑制剂却无法分清“好人”和“坏人”,把他们一视同仁统统打死。“我们常说生了病是外邪入侵,那么对于‘外邪’,我们是把它在体内消灭,还是把它赶到外面?西医常常使用的方法是在体内消灭,但是这就好比家里跑进一只野狗,你举棒打死它固然是一种好方法,但也存在风险,因为难保狗不会狗急跳墙,把家里的家具摆设都破坏掉。”

    虽然沈丕安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西医在治疗上的一些局限,但在一些中医同行看来,他是“西化”的。这是因为他对症治疗的思维方式在强调辨证论治的中医界颇为少见,也曾引发过争论。沈丕安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认识到,西医辨病的方法与中医辨证的方法均各有其优势,但在对疾病发生与发展的规律性的剖析上,又均有明显的弊端。比如西医过分强调疾病的共性而忽视诸如患者体质、症状表现方式等“人”的问题;而中医则过分强调患者的个性而对诸如诊断、病理机制等“病”的问题认识不足。所以沈丕安择其善者,去其不善者,他重视辨证,认为辨证论治是中医的精华,是中医的强项和优势。在指导临床用药方面,辨证论治是宏观的方向性的。如果不遵照辨证论治的规律用药,疗效不但会下降、甚至无效,而且还常常出现一些不良反应。比如治疗关节疼痛,乌头、桂枝、生地、忍冬藤都有消炎止痛的作用,但如果不辨寒热乱用,不但不会生效,而且会加重病情。沈丕安也重视辨病。他特别强调明确诊断的重要性,认为诊断是影响疾病的治疗方案以及预后的主要因素。比如他治疗关节疼痛时,就一定要明确是老年性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干燥综合征引起的关节疼痛还是红斑狼疮引起的关节疼痛。针对不同的诊断,其治疗方案、用药和预后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沈丕安特别强调的是中医现代化,他说有人提倡纯中医,但这有可能引起误诊误治,因为有些疾病在中医书上并未有记载;而西医也并非100%能进行治疗,很多慢性病西医解决不了。中西医结合是沈丕安所认可的,但他认为这还远远不够。“中西医结合只是中医现代化的其中一条道路,中医还需要和现代物理学,现代化学,现代生物学等等现代科学联系起来。”曾有国外的记者向沈丕安质疑:中医是否只是伪科学?沈丕安解释说,要看中医是否有科学性得看三点:一,它是否能看好病;二,它是否有实验基础;三,必须得上升到理论层面。而沈丕安和他的团队正在努力进行中医治疗由实验上升到理论的过程。

中医的实验论证

    沈丕安研究类风湿关节炎的治疗已有几十年的时间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他第一次接触了一名类风湿关节炎患者。那是一位住院的12岁孩子,发高烧、关节肿胀疼痛。沈丕安第一次接触这样的病例,不知道如何开方。后来,他去翻阅《临证指南医案》,找到了类似病例的医案,用的药方内有生石膏、防己、生地等药,一帖药下去,热度很快退清了。虽然体温下降了,但孩子发生了胃痛、呕吐等病痛。沈丕安就一味药一味药地进行研究,到底是哪一味造成了这个副作用,他也不断翻阅医典,寻找更好的药物。羌活是他找到的一味很好的药,很多病人也反映,服用之后出了一身汗,全身骨头都舒展开来。

    就这样,在不断的研究中,沈丕安总结出了自己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经验。他将类风湿关节炎辨证为“7+1”,即风寒湿热瘀痰毒七邪与肾虚,认为治疗当予祛风、散寒、祛湿、清热、化瘀、蠲饮、解毒,以及益肾。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经过30余年的临床实践,沈丕安开发出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经验方“羌活地黄汤”。

    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沈丕安提出了全新的中药君臣佐使模式:君药为辨证论治用药部分;臣药为辨病论治和针对体征、理化检查的用药部分;佐药是对症治疗和解决个别中药毒副反应的用药部分;使药即保护脾胃、矫味和引经药部分。这是一个立体的思维模式,使中西医结合像经线纬线一样地交织融合在一起,并在此模式指导下,辨证论治、辨病论治、对症治疗,并结合中药药理作用,创立了众多的临床有效方剂,如红斑汤、清肾汤、蠲饮汤、舒肝祛脂胶囊等等,羌活地黄汤也正是这一全新君臣佐使模式的体现。

    沈丕安的治疗经验让很多患者减轻了病痛,但是光是有很好的治疗效果还并不能让他满意,他所要走的是中医现代化道路,所以他还要进行实验。沈丕安和他的团队用他所开的药方进行了多个动物实验,在实验中证实这一药方能保护骨质,能抗滑膜炎,能抗血管炎。

    沈丕安说,大量的中草药,历代的大量的经方、名方,均能治好治愈许多常见病和疑难病证。只不过是古今中外表达的语言形式不一样,解释的方法不一样,研究的深度不一样。现在我们中医也用现代的语言来表达,用现代的术语来解释,进行了动物实验,不也就初步地达到科学化了吗?现在,他数十年中积累的治疗免疫病风湿病的经验方药,正由下一代中青年中医进行临床总结与机制研究,沈丕安无比欣慰地说:“用不了多少年,中医中药对于免疫病风湿病的治疗机制会逐渐地走上现代化的道路。”

    (撰稿:顾筝)

■沈丕安

    主任医师,教授,上海市名中医,上海市名中医研究工作室导师。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市中医医院免疫病研究室主任,免疫病研究所名誉所长,上海市红斑狼疮医疗中心主任,上海市免疫病中医会诊中心主任。

    在研究红斑狼疮、类风关、高脂血症、脂肪肝等中医治疗方面,曾完成养阴清热法治疗红斑狼疮、复方地黄颗粒、降脂剂、舒肝祛脂胶囊等局级、市级、部级课题多项,曾获部级成果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优秀奖各一项,国家专利四项。

    荣获国务院特殊津贴;2000年起兼任人民解放军411医院高级顾问。2002年起兼任浙江宁波市中医医院顾问。2006年起兼任宁夏回族自治区保健局专家委员会顾问。2009年聘任AUSTRIADiakonissen医院客座教授。

    专家门诊时间:周二上午,周四上午

■联系我们:

短信:15221630002(只收短信)

邮件:[email protected]

主持人新浪微博:cy9453

网站地图 | 广告合作 | 公司简介 | 免责声明 | 内容投稿 | 联系我们 >
声明:好中医网所有图/文均来自于网络收集,仅供病友参考,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
Copyright © 2008-2013 南京锦医堂中医药科技研究所有限公司(www.zghzyw.com) 苏ICP备16026124号-3
zghzyw.com) 苏ICP备1602612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