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中医首页 | 中医保健 | 中医养生 | 中医疗法 | 中医方剂 | 中医临床 | 中医药材 | 中医人群 | 中医书籍 | 中医图谱 | 中医诊断 | 中医疾病 | 中医医院

十大民族医药 祛除病邪是根本

导读:民族医学你了解多少?作为世界文化遗传,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都有哪些民族医学呢?我们或许对藏医有所依耳闻,但民族医学不仅仅只有一个藏医,蒙医、回医、瑶医、维医等都是民族医学,和小编一起去了解吧。

蒙医

蒙医药是蒙古族丰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也是祖国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蒙医以“三根”学说为主要理论基础(三根——赫依、希拉、巴达干),同时还包括阴阳五行、五元学说、七素及六基症学说。蒙医治病方法,除药物治疗以外,还有传统的灸疗、针刺、正骨、冷热敷、马奶酒疗法、饮食疗法、正脑术、药浴、天然温泉疗法等。

据史料记载:从13世纪到17世纪初,广大蒙古地区出现了不少民间医疗方法及方药,如酸马奶疗法,瑟必素疗法(蒙古语,即用牛羊等动物胃内反刍物做热敷的一种热置疗法),矿泉疗法,灸疗法,拔火罐疗法,正骨疗法,饮食疗法以及民间用药方法是是这个时期的产物。蒙古族饮食疗法也属于蒙医的传统疗法之一。

蒙古族人民中流传着这样一句民间谚语:“病之始,始于食不消;药之源,源于百煎水。”诸如奶食、肉食、骨汤之类,只要食用适当,都可以起到滋补、强身、防病、治病的作用。这是古代蒙古人从长期的生活实践中总结出来的饮食疗法的前身,在《蒙古秘史》中也有这方面的记载。

蒙医治疗强调“治未病”、“求本”、“扶正祛邪”、“调理三根”和“因人、因时、因地制宜”等治疗原则。

蒙医认为:疾病是在各种致病因素的影响下,三根出现偏盛偏衰、失去相对平衡的情况下产生的,只有保持三根互相协调,才能维持人体正常的生理功能。

藏医

历史文献资料显示,藏医药已有3000余年的历史,对世界屋脊上的藏族人民的生存、繁衍生息和生产力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公元前3世纪,藏族就有了“有毒必有药”的哲理性论据,充分说明在此以前,青藏高原已形成了起居、饮食、保健等藏医原始医疗体系,并逐步发展完善。同时,简易的涂抹、酥油止血、青稞糟消毒等实践技术也为现有的放血、火灸等独特治疗技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公元7世纪,藏王松赞干布统一青藏高原,建立强盛的吐蕃王朝,并邀请周边其他民族的医学家和译师,配合西藏医药学家,吸收印度医学和汉族中医药精华,整理编著了哲学、佛学、医学等各学科的经典著作,建立了完善的藏医药理论体系。

此后,经过历代医家的不断发展,形成了现在呈现在我们面前独具特色的藏医药学。

维医

60年来,新疆维吾尔医药发生了巨大变化,维吾尔医药机构从无到有,如今,全疆维吾尔医医院已达42所。

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中医民族医药管理处处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参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副巡视员阿尔甫·买买提尼亚孜自1984年起就在自治区卫生厅中医民族医药管理处负责中医民族医药工作,他用自己从一家一家医院统计来的数字告诉记者,新疆维吾尔医药发展的变化到底有多大。

阿尔甫·买买提尼亚孜说,解放前新疆没有一所维吾尔医药机构,维吾尔医药人员是个体开业、走街串巷、摆摊买药看病,被反动旧政府歧视和排斥,处境十分艰难,维吾尔医药濒临消亡。解放后,在党的民族政策和卫生工作方针指引下,维吾尔医药与其他传统医药学一样摆脱了解放前濒于消亡的厄运,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维吾尔医药获得了新生和前所未有的发展。

彝医

彝族医药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在神权统治下,彝族医药艰难发展的阶段。此时期,神权占主要地位。

《云南志略诸夷风俗》中云:“有疾不识医药,惟用巫。”

《黔书黑倮倮》云:“疾不延医,唯用巫,号曰:大溪婆。”

《云南通志种人黑倮倮》中云:“疾无医药,用夷巫禳之。巫号曰:大溪婆,或曰:白马。”

《南安州志》中云:“诸夷皆病不服药,信邪鬼,好巫祝。”

上述记载,说明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虽然彝族医药巳经出现,但由于神权统治的缘故,人们罹患疾病,不能得到积极良好的治疗,而是一切按神的意志去办,但从史书记载和彝族民间的实际情况来看:彝族的巫医是既能巫又能医的彝族知识分子,即称毕摩。他们既掌握彝族文化,又懂得一定的医药知识,在医治不好疾病的情况下,就推之于鬼神。此阶段,由于受历史条件的限制,彝医药的发展较为缓慢。

第二阶段,神权均衡的历史时期,彝民因从事社会活动和农事、狩猎,械斗而致伤残,或因季节气候轮转而发生四时疾病,在这种情况下靠祈祷不能达到免灾消祸的愿望时,便开始用自然界的植物和动物的某一部分来治疗疾病。天长日久,积累了很多经验,懂得了医药能够治疗疾病。这比完全听命于鬼神向前大大迈进了一步。

第三阶段,彝族医药发展的兴盛时期。这一时期,大致在明清时代,彝族医药得到了较大的发展,相继出现了大量的医药著作,现在发掘整理的彝族医药典籍有几十部。从其内容来看,有医经合一的书籍,也有医学猫床专著,有针灸经络方面的专著,还有彝族医学理论方面的著作。其内容丰富,说理较强,治疗的疾病范围较广。这些彝族医学理论和著作,过去一直未得到重视和研究,所以就没有被更多的人认识和理解。正如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杨向奎教授在《文明的舞族十月历》—书序言中所说:“我们不读各民族史、各民族文化史,就不了解古代之所以光芒四射;我们不读彝族历史、彝族文化史,就不能透彻了解古代史上的一些难解的问题以及中华民族文化之综合构成的体系。”程志方先生在《论中华彝族文化学派的诞生》一文中写道:“彝族文化学派从十月历的角度究明了我国古代阴阳八卦与历法的关系,发现了阴阳八卦与十月太阳历相关的直接证据,认为阴阳五行思想,是从十月太阳历的概念基础上产生的。”这些文章都对彝族文化作了高度的科学的全面评价。

回医

回医是以人天浑同与有机整体思想为主导;以元气一无论与阴阳七行学说为基础;以动态和谐与过程论的观念,探索人的生命活动中身体和心性健康的整体规律,及其与疾病失序的关系;以辨质为主。

《回回药方》残存于世的只有4卷,成了目前仅存的一部古代回族医药典籍。回族医药在许多疑难病症的治疗上有独特之处,但因古籍文献大量流失,给回族医药的理论研究和临床应用造成了极大困难。

1989年,宁夏中医药学会在全国率先成立了回族医药研究会。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忠和说:“首先要对回族医药文献进行挖掘和整理,才谈得上对回族医药的继承和发展。”